§*。Alfheim。*§

關於部落格
  • 6443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ZERO《Ⅹ、自我:Chapter 10-2》

  《Chapter 10-2》   翔鵠按照合約書尋找安杜珊卓拉的住所。他看到一間小屋子,附近的鄰居說這棟屋子很久早沒人住,屋主四、五年前就搬走了,翔鵠在附近四處打探有關安杜珊卓拉的下落,但是沒人認識這位女性。   根據他們的說法,幾年前的確有個女性住在附近,但是她不叫安杜珊卓拉,據印象來評斷,女子的容貌秀麗,澎湃的大卷髮垂直至肩膀,她眉毛細長,眼睛短小,唇角邊有顆痣。她總是濃妝艷抹,胭脂粉味很重,踏著珠光寶氣的步伐,給人難以親近的感覺,身旁有一位侍女。她很少與人接觸,也不愛在人群裡,所以也沒什麼人知道她的名字。   儘管不喜歡人群,女子平日對鄰居的態度又不會很糟,偶而還會送些水果,所以仍然有人對她印象不錯。   「她搬家前蠻匆忙的,其實我還沒跟她熱絡起來。」住在離小屋兩間隔的阿婆說,「是蠻好講話的,不過搬哪兒也沒講。」   「不記得她叫安杜珊卓拉,我們都稱她戈弗諾女士。」   挨家挨戶的問著不知名女子的下落,翔鵠感到煩躁,因為是好幾年前的事情,女性標示的地址已經有很多地方改建───只經營一、兩年就關掉的餐廳、同樣也搬走而人去樓空,早已經灰的屋子,還有新建立變成服飾店,或是其他經營項目的店家。   住離小屋兩間隔的阿婆年資最高,但是連她也不清楚,線索幾乎就成空了。打探不到女子行蹤,翔鵠嘆了口氣,灰心之餘他決定從銀行下手碰運氣,拿出手機從冗長的電話簿裡,尋找有在銀行業上班朋友的名字,然後按下通話鈕等待嘟嘟聲接通。   「喂,翔鵠?」   「嗨,葛列德。」   「噢,怎麼囉,突然打給我?」   「你下周有空嗎?約你見面吃個飯。」   「好啊!就等你這麼說,我看看……」   電話一端翻日曆的聲音讓翔鵠聽了好不煩躁。   「下周二行不行?」   「可以,下周在我家見,我請管家準備。」   「讚耶!你要等我噢。」   「就這麼說定了,別遲到喔。」   「當然!」   掛了電話,翔鵠目光轉向小屋。他思考自己到底該怎麼做,才會有下一步進展,攤開部份的合約,無聊地研讀裡面的內容,突然想起白立平的墳墓。孤兒院的大家都各自展雙翼飛離了,白立平卻被永遠被留在時間的某個駐點中,孤伶伶地看著大家離去,翔鵠突然覺得去看看立平的墓,或許會有新的想法。   決定之後,他立刻往花店和水果店的方向走,並且將手機登入到通訊軟體,稍微留了話給澤羽後,按下登出。   *   「嘿,卡楚特,我們首先要去哪?」安頓自己情緒的瑟赫拉,往著窗外的風景隨口問道。   「當然是Carson bar啊。」   「是喔,我以為你會先選國會圖書館。」   「為什麼?」聽到同事和自己想法不同,卡楚特好奇詢問,緊握方向盤的手還依循酒吧的方向走。   「說不定能查到被害人的身分啊,他不是去圖書館借書?一般來說借書都得押證件的。」   「但證件也可能是押別人的,我較好奇海洛因動向,還是我們分開查?」   「都行啊,你要先載我到國會圖書館嗎?」   「當然。」   警車在下一個轉彎口減緩速度,繞到路邊的停車格裡,卡楚特來個大轉彎朝國會圖書館的方向前進,瑟赫拉覺得自己的胃在翻滾,她把車窗拉開一半,試圖壓抑想嘔的情緒。   可真難過啊,拋不開法醫報告裡的血腥,揉了揉太陽穴,她努力思考到圖書館時該做什麼。車子行駛到一座高聳巨大的建築物前停下,瑟赫拉比誰都要快打開安全帶跑出去。   「哈!」   解放般地深呼吸,卡楚特在車內對她揮了揮手。「兩個小時候見,我會開車來載妳。」   「沒問題。」   雖然不怎麼愛看書,不過瑟赫拉仍然較喜歡圖書館的氣氛,她走進那幢裝潢富麗堂皇的書殿裡。寬廣空間裡樓中樓的設計,成千上萬的書本整齊排列在不同櫃子及壁櫃裡,天花板印有天使圖畫像,吊掛幾盞懸吊式水晶燈。   瑟赫拉讚嘆不已,她彷彿置身城堡,身上的警用衣裝與圖書館內的古典氣氛相當違合,讓她還有幾分尷尬。小心翼翼踩著步伐保持安靜,瑟赫拉盡量不讓她鞋子的後腳跟發出摳摳聲,慢慢往大門口前櫃台方向移動。   「需要幫忙嗎?」   溫文儒雅的男性起身詢問,反光鏡片後方是一雙柔和的眼睛,梳個油頭的棕色頭髮令他顯得成熟,圖書管理員的統一制服與圖書館內顯得一體,同樣古典氣派的模樣,讓瑟赫拉覺得自己像異世界的人。   「您好,我是警察。」亮出警示證明並說明來歷後,瑟赫拉將書本袋子內取出。「請問這本書在這兒借嗎?」   被一層薄薄的夾鏈袋包覆,棕髮青年看了又看,臉色略顯驚訝。   「沒錯,這是把美國羅生門的新聞案件,做成紀錄的歷史剪報集。」   「我想找找借這本書的人名,方便幫我查閱嗎?」   「請稍後。」   管理員坐回位子,開始滴滴答答的敲起鍵盤,手覆在滑鼠上轉滾輪,瑟赫拉一邊等待著。   「找到了,有三個人借閱過這本,最近借的是個叫強尼.陳的男性。」   他將名單印出,交給瑟赫拉。名單上顯示近期三個人的借閱名字及日期,登記者分別有Kelly-Bate(凱莉.貝特)、Carr-Brown(卡爾.布朗)以及Johnny-Chen(強尼.陳)。   瑟赫拉記得法醫報告上顯示,死者是名中國人,而且是男性,她認為卡楚特說的推測不是沒可能,但在這案子上似乎不會發生。「可以幫我查查強尼.陳這個人嗎,如果他有借閱一定有押什麼證件吧?」   男子起身走到透明的押件櫃旁,取出強尼.陳的綠卡遞給瑟赫拉。   半圓的黑色頭髮,下面束成小馬尾,一臉精悍充滿自信的五官讓瑟赫拉覺得似曾相識,但是她搖了搖頭,確信自己很久沒去中國,更不可能認識中國人。按身分證年齡推測,死者大約二十歲左右,與法醫報告裡的資料吻合。   「請問您對這個人有什麼印象嗎?」   棕髮青年的眼神望著成為查案線索,而且半毀的書本嘆息。「陳先生恐怕不是我值班時遇到的,可能是我同事,我們職務是輪班的。」他查閱同事下午執勤的時間對瑟赫拉說:「若有新消息我再通知您行嗎?」   「當然,有新線索就立刻知會我,然後這張證件我得帶走。」   「這是特殊狀況,您能先跟我走一趟館長室嗎?」   「沒問題。」   瑟赫拉知道館內有規矩,她立刻答應青年的要求,讓對方事先內線確認高層沒有外出,才尾隨對方進入館長室。   《續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