§*。Alfheim。*§

關於部落格
  • 643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ZERO《Ⅹ、自我:Chapter 10-4》

  《Chapter 10-4》   紅燈的閃光映射到眼裡,警車停了下來。距離下一個綠燈約莫兩分鐘,卡楚特只有等待,他的雙手交扣,靠在方向盤上,看了看身旁的伙伴。一路上瑟赫拉沉默不語,就連開車時的話題都化為空氣,她從圖書館出來後就不發一語,默不作聲的模樣與她平常聒噪的個性十分不符,使得卡楚特不由得關心起來。   「瑟赫拉,妳還好吧?」   他說得話終於讓副駕駛上的人有了反應。   「沒事。」   「電影也是這麼演的。」   「啥?」   「明明就有事,卻總說沒事,我知道可能是妳不想向我傾訴的心事,但是影響到工作就不好了。」   「……才不會影響工作勒,而且我們又不是拍片。」   「那我剛才問的事呢?上車前喊了妳三次,上車後我想知道強尼.陳的事情,又講了兩次,妳卻完全沒有反應呢。」   再次陷入沉默,紅燈轉為綠燈。瑟赫拉凝視外頭隨著警車移動的風景,不由得深呼吸一口氣。卡楚特現在找到事情做,又暫時沒有接續剛才的話題,而她正在思考哪些話是公事該說,哪些是私事不該說。   「喂,卡楚特。」瑟赫拉率先破冰:「你有被人背叛過嗎?」   對方投以一個為何突然詢問的表情。   「我兒時有個很不錯的玩伴,不過他最後背叛我了,當時我很火大。現在仔細想想,或許他當時是害怕吧,畢竟一個女子要對抗二個大漢很困難,加上他又是個瘦小的男生。」   卡楚特沒有答腔,等著瑟赫拉繼續說下去。   「那小子很會煮飯,心地又善良,是個好孩子,只是常被欺負啊,我看不下去就去幫他,結果換來自己討打,對方又因為害怕不敢挺身幫我,便造成當時那個局面了,講起來還真孽緣。」 瑟赫拉拿出強尼.陳的身分證副本。「這個傢伙我一直覺得好像在哪看過,我再猜搞不好是我認識的人。」   「會有那麼湊巧的事嗎?」卡楚特挑了挑眉。   「我只是打比方啊。」   「哦?」   「別忘了我是中國人嘿。」   「可是相關性太低了,」卡楚特認為這推斷太籠統。「若真如妳說是以前欺負妳的傢伙,那麼他會叫什麼名字呢?」   「他叫『陳』對吧,那應該是……陳炯豪。」瑟赫拉不太想詛咒人死,儘管她討厭那個傢伙,「那個渾黑的香菇頭,讓我印象深刻吶。」   綠卡副本上亮出青年的名字,強尼.陳,還有一些基本資料。   「假設他可能是妳認識的人,妳覺得他為何會來美國?而且他擁有綠卡,就等於持有美國公民的身分。」   「這我就不曉得了,我跟他關係交惡勒!」瑟赫拉悶聲說,她想到以前在同袍喪禮上,那個男孩惡狠狠瞪著自己伙伴的臉孔。   「不過有這張卡,就能查出強尼.陳的住所,並且確認他身邊是否有其他相關人,包括他的父母。」   「嗯……」瑟赫拉知道自己是無稽之談,也就默默把目光轉向前,「對了,你從Carson bar有得到什麼線索嗎,海洛因為何而來?」   「老闆整件事一無所知,不過酒保說前陣子有個男人常來買酒喝,他有時會到吸菸室,而且常常情緒亢奮。」卡楚特回想自己盤問時的口吻,他盡可能不讓酒保覺得被質問。「依酒保描述,男人的行為確實像吸食毒品的慣犯者。」   「那個男人叫什麼名字?」   「湯米.哈格斯,好像是附近居民,他是Carson bar的常客,不過酒保們有輪班制,所以大概只記得長相,一個金髮頭髮有雀斑的小子,酒保甚至給我一樣湯米.哈格斯的遺留的物品,我正打算給鑑識科。」卡楚特指示瑟赫拉,從他的公事包裡拿出憑印象畫的臉部特徵圖。「他推估也是二十來歲初頭的人,我是還沒找到在哪所學校或哪個區域工作。」   瑟赫拉盯著畫像沉思。她把死者假設為自己認識的陳炯豪,想像他現在的狀況。目前線索可知與對方有部份吻合,綠卡頭像是黑色香菇頭,又是中國人,名字的姓也叫「陳」,瑟赫拉今年二十一,陳炯豪如果活著跟她年齡差不多。   尚須釐清的疑點有幾項,她迅速拿出紙筆作簡單紀錄。   一、拜訪金髮有雀斑的小子,湯米.哈格斯   二、海洛因去向   三、強尼.陳的綠卡檢驗,確認與陳炯豪是否為同一人   所有人都會覺得第三點太牽強,但瑟赫拉希望賭一把,就算不是陳炯豪本人,她也希望是相關人事,這樣就能找尋更多線索。真只為找更多線索嗎?其實她捫心自問,巴不得陳炯豪死掉算了,那種人渣活在世上可是非常消耗資源。   「快到警局了,我們等會直接去鑑識科找艾妮夏。」卡楚特邊說,突然又拍了瑟赫拉的肩膀。「話說妳真行,居然能說服那老頑固。」   「誰?」   「國會圖書館館長啊,他討厭警察可出了名勒。」   卡楚特的話讓瑟赫拉想起老館長的臉孔,銀白色的頭髮保養有佳,白色絡腮鬍修剪的整齊乾淨,瀏海下的白色濃眉和銳利目光讓他顯得格外嚴肅,對警察講話更是毫不客氣。   「媽的!」瑟赫拉不顧形象地咒罵一聲。「那該死的老頭子把我數落一遍,他到底跟警察有啥深仇大恨啊?!」   「他是牽怒嘍。」卡楚特補充。「妳還沒入這行時,法國曾經發生過一樁案子,當時承辦的警察把事情搞砸了,從此他就對警察印象大打折扣。」   「那關我們美國警察屁事啊,案件是發生在法國吧?」   「對。有機會妳可以去看舊報紙,一樁巴德辛宅邸失火大案,館長博魯克.巴德辛就姓巴德辛,那棟大宅是他的養老別墅,他的女兒莎菲娜.巴德辛與其丈夫徐逸鴻的屍體都在火宅裡被找到。」   「呿!那我覺得他還是莫名其妙啊。」瑟赫拉忿忿不平的大喊,「啊……所以卡楚特,你當時才不想先去圖書館對不對!?」   卡楚特開始裝傻,並將話題帶到警局,示意瑟赫拉下車,讓她又低頭咒罵一聲。      《續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