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§*。Alfheim。*§
關於部落格
  • 653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ZERO《Ⅶ、疼痛:Chapter 7-5》

  他並非沒想過人生後半的道路,事實上他本身還蠻嚮往擁有平凡安逸的生活,可惜這些想法在確信大媽死後徹底被摧毀,莎菲娜與徐逸鴻要死前,對他來說影響力也沒這麼大。   「怎樣做才好,你有什麼建議?」   「因為線索很少,你只能從紙條裡內容裡,去聯想有沒可能發生的事,你說可能是個叫暗髏會的組織幹的?」   「我養父母就是被他們殺掉的。」   布諾斯沉思了會。「這個組織我有聽過,據說他們的大本營在美國,我還不曉得原來徐逸鴻原本是成員一份子勒。」   「那我該去美國嗎?」   「急什麼,你現在去根送本死,那個組織不是在追殺你嗎?這段時間要注意安全,他八成連你來中國都知道,才會找葉女士下手。所以我準備讓你逃去一個他們想不到的國家。」布諾斯從口袋掏出一張名片交給澤羽。「這是我的老朋友,按這個地址去找他,相信我,他應該對你有很大的幫助。」   白髮少年讀著名片,內容寫道:微風餐廳,主廚,陳漢中。   「你要我去找他求職?」   沒有正面回應澤羽的問題,布諾斯自顧自說:「見面時只要告訴他,布諾斯.羅德推薦就行了,另外還有這個。」他把自己的領夾交給少年,領夾內層還刻有他的名字。「老陳跟我認識二十幾年了,他老爸掛掉時是我幫忙收屍的,當時我早做保鑣了,不過因為他的緣故給個面子做老本;後來他就把他爸送的禮物,」大叔指指領夾,眼神示意道:「刻我的名字送我啦。」   「謝謝。」接過物品,澤羽輕輕點點頭,他複雜的心情難以平靜,但現階段他別無選擇,有人願意伸手幫忙,當然不能錯過機會。   「過了一年之後,來美國找我。」   布諾斯使個眼色,遞了另一張名片給少年。   「這是?」   「你以為報仇那麼容易啊,去把技能學好再來談。」   別有暗藏玄機的話。   「噢。」澤羽點點頭。   「現在我們一起去機場吧。」   「不,在那之前我還要去見個朋友。」他想到翔鵠,原本以為此處沒有其他留戀,突然想到手機裡那個很久沒聯絡的名字。   「那我們就此暫時分道揚鑣了。」   澤羽點點頭,和布諾斯揮別,孤單目送對方離去的身影。心情異常平靜,或許是大媽的死打擊太大,哭乾眼淚,又讓一切都過去了。他和葉若德沒有太多約定,可是這趟來想見她,也是因為思念,遺憾是為時已晚。   映入眼簾的白骨使他腦子頓時成為空白,就算心裡有底,仍祈禱鑑定報告出來的,不會是屋主名字,偏偏還是命中目標。   青松石般的眼眸突然盈滿淚水,任其眼淚如涓涓溪流落下,安靜地到四處無人的地方,躺在開滿鮮花的草原裡,獨自對天空吶喊,喊著葉若德的名字。 不知為何,他有預感,深深清楚這件案子與六年前白立平死亡案擂同,線索被斬斷的快,所以案情如果陷入膠著,警方追察的動力將會逐漸喪失,且只會被列為一樁普通殺人案。   白立平案已經平息一陣子,不曉得多久才有機會被翻案,如果葉若德死的案子也是如此,澤羽無法忍耐。白立平死後當下的心情他總算能體會。不過澤羽仍然認為,白立平的死是活該,誰叫他們老是欺伍他。他連一絲憐憫之心都懶得施捨給另外兩位混帳。   等待心情平靜時,澤羽才想到該找某個朋友,自去法國學習,只有聊過一次之後,他與對方從此距離就像相隔幾千萬光年般長久,時光荏苒,也促使他害怕彼此失聯一久,兩人不在擁有共同話題。   他走到有中式電話停前,撥通電話。   「喂?」   當電話接通時,傳來對方一個輕聲詢問,那是久違的令他思念的聲音。   「翔鵠,好久不見。」   《續》      《返回目錄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