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§*。Alfheim。*§
關於部落格
  • 653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ZERO《Ⅶ、疼痛:Chapter 7-7》

  澤羽望著思考的沙洛卡夫,伸手表示沒關係,他目光飄向櫃台,發現放大鏡和發光手電筒。如果井姍在就好了,他想。女孩有在學習鑑定寶石,不知現在這項技能是否更加進精。「神父有找到熟悉的事物嗎?」就在剛剛看一堆古董時,澤羽還是關切詢問,然後走到結帳櫃台尋找鑑定用工具。   「……沒有。」沙洛卡夫輕搖的著頭,眼中寫上了嘆息。   「再多看看或繞繞可能有什麼新想法吧。」澤羽邊安慰,邊亂翻櫃台的手從抽屜裡找到放大鏡、濾色鏡和強光手電筒。   「我會的。」沙洛卡夫轉開視線在店內慢逛,拿起白馬與玫瑰的相襯的裝飾品。「我想,我在找、堅韌。」放下手中的陶製品他輕聲說道。   那個名詞挺抽象,澤羽覺得連想有點困難,思考同時拿起放大鏡和發光手電筒,視線移游到擺在眼前的眾多古董裝飾,搜尋到其中一件。「那個呢?」 白髮指著一展銅牛燈。「堅韌,想到牛。」   牛的性格雖憨厚,卻堅忍不拔,澤羽注意到神父拿起的白馬和玫瑰,應該有包含「華美」的元素。銅牛燈是華麗的古代燈具,造型以牛、羊、獅子居多,東漢時期的照明用具,其型態多樣且雕工精美,在作工上也有亮麗的元素存在。   澤羽沒忘記嘗試鑑定,邊把寶石結飾擺在櫃台上,用放大鏡看來目去卻了無新意,他不肯放棄的換好幾種方式。   神父拿起少年所指的器物,比想像中的還要沉重,造型是牛背著一盞燈,尾巴向上延伸形成提把,他從來沒有看過。「這是、什麼?」古樸的青銅色,拿久便覺得手痠,移開前桌的東西,清出一個位子才將銅牛燈放下。   燈罩的部分有著很多網狀的小洞,幾乎是一體成型。他覺得這又是一樣有趣的物品,在知識之外的,手細細地撫摸銅燈。   「印象中是,東漢時期的王陵出土的照明用燈具,不過我只知道一點點。」澤羽邊回答,目光注意到櫃台上擺著一本「寶石鑑定大全入門」的書籍。他對古董沒有研究,但有在書上見過一些,這都要歸功他的好奇心,在逛圖書館時扣除要找的書籍之外,看見有趣的書也會亂翻,古董文物就是其中之一。   寶石大全入門被澤羽攤開,他認真從目錄尋找能幫助鑑定的關鍵,但似乎無所適從。心灰意冷之際,他一隻手肘著下巴,呆露出一臉無奈,直到有道光芒從結飾上某個折射角釋出,讓他從發呆中醒來。   「中國的。」沙洛卡夫不是很了解中國歷史,所以無法確定年代,多研究了一會,他放棄了這盞燈,「不過她、確實是、領路者。」   澤羽感受對方低落的情緒,可能對古董研究不出結論。「她是個強者。」能為人引路,性格又堅忍不拔,澤羽想到李井姍。他看神父曾想試著點燃銅牛燈,不過似乎也找不到使用方法,何況還是個古董物。   轉過身看到後面的架子裡擺放很多書,眼睛搜尋關鍵字,直到翻找到一本名為東漢家俱研究的書,翻了幾頁找到相似之處,澤羽將書遞交給神父說:   「這個也許有點用?」   而後結飾的寶石光芒再度將焦點帶回自己身上,澤羽好奇在菱角處研究,寶石居然隨著他的眼睛,透過放大鏡分散成好幾個點,臉上印射出燦爛。   「有彩虹。」他嘩然一聲,目不轉睛地在結飾上瞧。   「謝謝。」當他接過澤羽遞過來的書籍時,並沒有馬上翻開,對方驚呼出聲時使他不禁意抬頭,看見對方研究的某樣物品迸射光芒,沙洛卡夫把書與銅燈放在一起,打算待會兒再繼續研究。   他不太確定,或許是色散現象,就跟三稜鏡一樣的道理之類的。剛剛對方說要鑑定的大概就是這個了吧。   「很漂亮。」他由衷的說著,輕眨著眼,帶著好奇。   「是的。」他點點頭,同意神父的讚美。   結飾的寶石依舊璀璨四射。用手電筒更是加強折射出光彩,宛如內藏仙境,斑斕彩虹隨光反射,照映在牆壁上。   不過他心裡不免失望,搞了半天仍陷入膠著。擁有寶石鑑定背景的女孩曾說它是真品,價值不斐,何不賣掉換錢?當時他拒絕了,因為它是與原生家庭僅有的連結;但這和原生家庭的背景究竟如何,他一無所知,即便他早想起自己的生父母是誰。   除了是保命的護生符,夢裡的童稚聲音到底要他找尋什麼真相?頂多想到的就是寶石價值,井姍曾說它是真貨,價格應該不斐,若為如此或許會牽扯到他的身世背景,說不定他本來相當富裕───他有點懊惱沒有問過葉若德,或許能從女性口中找到蛛絲馬跡。   澤羽暫時無解,不過寶石的斑斕隨放大鏡折射,不偏不倚照到神父暫時放置一旁的銅牛燈,這讓他把思緒拉回來。「燈會亮嗎?」   隨著對方的提問,沙洛卡夫的視線一同轉到了那個銅燈,「還不知道,但下面的銅盤、好像可以轉。」   如果仔細的研究,就會發現連提把的地方都是可拆式的,這樣子中間的燈罩就可以取下。   「這是很有意思的東西。」他微笑著,在他所有知識以外的東西,他都抱持著興趣。   或許是受到寶石產生的彩虹光輝影響,澤羽對能不能點燃的燈也產生好奇;不過映射的光芒較微弱,充其量只是一個彩虹色的點,經由道具才四散。一般寶石不會有這樣的光芒,澤羽覺得結飾上的綠石,與其說是寶石倒不如說更像工藝品。但他暫時懶得再研究它了。   「要試試看能否點燃嗎?」   把書本闔上,收好結飾,澤羽走到燈前和沙洛卡夫一起觀察燈。   「……好。」稍微的停頓,沙洛卡夫還是笑著答應了。   打開書本看著介紹銅牛燈的那一頁,上面只有寫著拆解的方法,並沒有寫如何點燃,「原來、牛的部分、是空心的嗎?」   有關燈的介紹很少,往後翻就是其他東西了,僅僅只有兩頁而已。   該如何點燃?澤羽心想,用蠟燭不知道可不可以,他決定先試試看。   一照書上所說的,把手亦及牛腳的部分應該是可以拆下來的,但不知道是不是方法不對,還是卡榫卡的太緊,直接拔取好像無法取下,沙洛卡夫放開牛角,直盯著燈,像是在思考。   他把燈放下同時,換澤羽拿起來左看右察,中間的筒狀應該是點燈處,他試著轉動燈管看是否有所變化,但古董鏽化似乎變得不好拆卸;澤羽輕皺著眉也看翻閱書,盞上有兩片瓦狀的樓空罩,似乎可開合。他在燈盤一側找到扁平把手。   「?」   他抓著把手試著轉動,燈盤的燈罩開始移動。好像可以開卻又沒想像中容易,或許是年代久遠使得某些機關已經老舊脆弱,不過中間的燈罩被打開。   「試著這樣點?」看著對方將燈罩打開,似乎可以放些什麼進去。   燈罩底部什麼也沒有,沙洛卡夫所不知道的事,原本其下應該存在,屬於動物油脂的油燈早已清淨。   神父抬起頭來,打開一些櫃子或抽屜,找到蠟燭後拿回銅燈前。比對下,白色直蠟燭似乎太長了一些,回到剛剛找到拉竹的櫃子前,拿了比較小的,有鋁杯做為容器的小茶蠟,用火柴點燃以後,放進了銅燈之中。   微小的亮光在其中搖曳,雖然好像有點不太對,「這樣?」他看向澤羽,說的不太確。   澤羽露出苦惱的表情,他也不清楚是否正確,但銅牛燈點燃是事實,若點燃的火所產生的煙塵,能順著燈管導入燈座腹腔中的清水被溶解,那它就真的被點燃了。不過腹腔裡沒裝水,煙不能溶解,不知道會不會造成古董店烏煙障氣。   他不確定,而且剛才拆半天也拆不開,只是點燃的銅牛燈感覺比未點燃時更突顯它的美。   「關上燈罩?」他詢問神父意見。   沙洛卡夫點點頭,依照對方剛剛的做法轉動燈盤,將燈罩關上。青銅的燈罩邊框度上了光芒的淡金,即使因為店內的燈光顯的不明顯,但也不妨礙到它古樸的美。   「很特別。」沙洛卡夫說。   裡面放的蠟燭特性就是輕,可以輕易的浮在水上,因此沒有做任何固定,大概會隨銅燈的搖晃而移位。澤羽輕輕點頭,睜著眼睛欣賞銅燈的華美;雖然沒有自己的結飾上所發出的七彩光芒,但它金閃明亮。   「很耀眼。」就像黑暗中的希望。   語出口的那瞬間,澤羽再度想起結飾裡映照出的彩虹光芒,彷彿靈光乍現,本以為線索中斷,沒想到看見銅燈發光之後,突然又想起新的,一個可能繼續的連結點,讓腦筋茅塞頓開,只是很微小、不易聯想。   「沙洛神父,謝謝。」沒來由的一句道謝,他開始收拾東西。「我先告辭。」再次鞠躬後,有點匆忙離開古董店。   沒由來的道謝讓沙洛卡夫迷惑,來不及詢問,對方就已經匆忙離開。他靜靜看著發亮的異國銅燈,傾身將蠟燭吹熄。   《續》      《返回目錄》   ◆原創角色:   葉澤羽   ◆角色交流:   2015.2.25 03:27PM 沙洛卡夫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