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§*。Alfheim。*§
關於部落格
  • 653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她在職場的態度

  說到上課,起因是公司的ERP系統出現嚴重的問題,自導入失敗之後,儘管還能將就使用,卻使財務部門大出狀況。ERP系統是協助公司營運的一套軟體,它能幫助每個部門紀錄歷史,將資料回寫給會計,讓老闆每個月都能清楚看到公司營收狀況,但是現在的系統卻辦不到。   並非規格問題,原因出在難以解釋的人為。   做手工帳的會計小杜,整天愁眉苦臉的看著Excel報表,她頭痛地說:「系統是幫助公司營運的,怎麼反而像累贅呢?」   「或許是我們對系統不熟悉造成的,」安潔琳說,「畢竟說當初導入,開帳部份很不確定。」   開帳,是ERP系統的源頭。   「既然不熟,就安排去面授吧。」   老闆最後下定案,參與系統的操作人員,都必需出勤上課。昨日安潔琳和她的主管小麥一起到會場,整天不在公司。上課雖然乏味無趣,但小麥開心多了,他說:「終於可以出來透透氣啦,公司最近一堆煩人事真要搞死我。」   小麥是個可靠的人,表情溫和,小眼睛上眉毛濃密,鼻子微塌,嘴唇偏厚,老練的個性深藏不露,不容易發脾氣。他什麼事都做,雖掛名資材部主管,卻連財務和工程也略有所接觸。   安潔琳還蠻喜歡和他說話,因為他的話總讓她心安理得。   前些日子,她一直在煩惱老闆從香港叫來的一批貨,卡在海關清不出來,就算原因是人為蓄意,海關刁難,卻還是得乖乖配合海關關務,安潔琳當時就氣的對她的貨物運送代理人飆罵:「海關根本是正當的海盜!」   熬到上課當日,安潔琳仍舊忐忑不安,先不論貨物是否順利清關,ERP系統也是個讓人頭疼的問題。因為它的使用者跨部門,按照道理每個部門都該至少有一人上線,但公司狀況卻是一套系統半打人使用。   小麥就說:「沒關係,不願意幫忙的人就算了,我們自己導。」   安潔琳也同意,小杜也同意。   「可是業務部怎麼辦?」小杜提出疑問,她很怕業務那塊系統沒搞定,後續營收項目會有問題。   「那個要請吉妮莎來做,她不是業務管理師嗎?」   「她不想弄啊,說系統現在好好的,照走不就好了,你忘記上星期開會的時候,吉妮莎的反應很誇張嗎?」   「怎樣?」安潔琳回想自己,開會時只記得看編碼原則。   「小麥有提出新的建議,她不願意接受,完全聽不進去啊。」   三個人無奈地嘆了口氣。   「不管怎樣,系統重導是定案,吉妮莎不願意配合,就只能找她的主管,別擔心啦,我們先把該上的課程安排了去吧。」   「嗯。」   和小麥去上課的前一周,安潔琳是和小杜一起去的。她們從課程裡找出最適合導系統的方式,並再隔日回家後立刻和小麥討論,小麥說:「下星期顧問要來檢查我們的系統,他們會協助把資料倒出,然後我們編好新碼,他們會再把資料匯入。」   「知道了。」安潔琳說。   那幾個月他們陸續安排課程,不僅是安潔琳,小杜、小麥還有其他部門,凡有使用系統者都去上課了,最近一回輪到吉妮莎。她的課程大概在兩個星期之後,和倉庫裡的一位男同事一起上。   不過她最近總說自己很忙,還說老闆希望她盡早將商品上架到虛擬平台,因為新貨品要開賣了,不快點做很難交待;她這周忙著平台的事情,無心去煩惱ERP系統,更何況重導。   「噢!該死啊!電腦壞了啦!」吉妮莎眉毛緊蹙,眼睛直勾勾盯著螢幕,整個人就像快栽進手提電腦裡了。   死機的電腦彷彿急診病患,奄奄一息躺平在桌上,它的功能只剩備份。   「還好我所有的資料,都放在不會被刪的D槽!」吉妮莎喃喃自語,手上的滑鼠動了又動,開始將資料灌入另一台小筆電,沒多久老闆從辦公室走出來。   老闆個子偏高,年紀大約五十幾,上班穿著時髦的西裝,頂著一個歷經歲月的肚子,慢慢走到吉妮莎身旁。   「上架如何囉?」   「抱歉啊,因為電腦壞了不能使用,現在該怎麼辦呢?」   「如果不行的話,直接給維太公司送修呀!」   「好,那我跟安潔琳要個電話。」   Skype裡的對話視窗閃爍橘色的燈,吉妮莎很快拿到送修的聯絡方式,她一下燒錄備份至光碟,一會又跑去跟老闆說明,整天下來三不五十往老闆的辦公室裡鑽。   安潔琳將電話號碼交出後,隔日就去上課,今日回到公司,她仍在頭痛被海關扣貨的電池,貨代都說塞錢遊說什麼方法都上了,海關卻不肯放貨。   揉揉眉角,安潔琳試著讓自己冷靜,她發現整顆心都放在貨被卡關這塊上,導致沒有閒暇去管ERP了。   真他媽的───下次不該再用什麼鬼小三通!   得到教訓,安潔琳抽了口氣。   下午她決定先整理報告,都快到周末了,心情卻跌到谷底,公司很多事物要重整,她得加油振作。   吉妮莎拿著餐盒,突然走進她所待的辦公室裡,她腳步緩慢,面帶苦笑。   「我可以在這裡吃飯嗎?」她指著旁邊沒有人坐的空位問。   「請。」安潔琳比個手勢。   吉妮莎點頭,拎著她下午訂的韭菜水餃,乖乖走到坐位上開始吃飯,安潔琳則繼續做她的工作。就在這時,吉妮莎突然蹦出一句話。   「我昨天好傷心喔。」   「怎麼了?」   「其實偶不是故意……」吉妮莎把水餃塞進嘴裡,鼻子開始泛紅。「要去找老闆的……」   「發生什麼事啦?」   安潔琳一頭霧水,走到吉妮莎身旁,看她緩慢咀嚼的動作。   「老闆娘好像很討厭我,我是不是該在公司裡消失算了?」她吃飯的動作越來越慢,夾在手中的筷子也放置一旁。「今天公司裡所有女生們,都被她叫進去談事情,唯獨我……那感覺很難過耶,就我被冷落。」   「妳怎麼這樣覺得?」   無法從吉妮莎的話語中猜測隻字,安潔琳選擇疑問句。   「我只不過向老闆報告電腦送修的事罷了,為什麼這樣也要討厭我,那我不要做上架的事了啦,叫莉卡去做啦!」   「妳有跟老闆娘報告嗎?」   她悶了聲。「沒。」   「如果今天是妳的老公和其他女生感情很好,作老婆的會不會吃醋?」   「……那不可能啊!我和老闆哪會有什麼事!」   安潔琳知道,吉妮莎和老闆曾經交情四、五年,她會覺得任何事跟老闆說是理所當然。   「對,我們都知道,可是老闆已經結婚了。以後任何有關人事維修的事,妳應該要先報告老闆娘。」   「安潔琳,那妳呢?為什麼妳可以直接找老闆報告!?」   「拜託,我很多事都先找老闆娘耶,而且採購追貨的事,向老闆報告完,也要向老闆娘報告,妳要記得公司有兩個上司,他們想法不見得一致。」安潔琳想了一會兒:「同事彼此之間雖然感情還不錯,但仍有輩分之分。」   安潔琳等待吉妮莎的回覆,就她以前的認知,吉妮莎會反駁。   「好吧,那妳覺得我有什麼缺點要改進?」   「系統重導的事情,大家都不願意,但沒有辦法,不重整財務部門就會被搞垮,所以站在公司的決策前,適度表達意見沒有錯,但也要學會配合。」安潔琳忖了忖繼續說,「試著改變自己,表現給大家看。」   韭菜水餃盒裡的餃子已經空了,吉妮莎緩慢地說:「我會想想看的……」   安潔琳從抽屜又拿出衛生紙給吉妮莎擤鼻子。「沒事了,去洗個臉吧。」拍了拍她的肩膀,目送人拿著餐盒離開辦公室。   該頭痛的是自己吧,安潔琳想。   那票被海關扣住的貨遲遲沒有消息,隨著時間一天天過,老闆的情緒也越來越焦躁,不安的心情也影響到她,卻莫可奈何。這票貨若真的無法清關出來,只能當成花錢買教訓,提出求償解套。   不過人生就這樣子嘛,道路是平是崎嶇沒人知曉,遇到問題總要想辦法解決,就算結論可能不完美。   安潔琳這麼安慰自己,她總在安慰別人的同時,煩惱其他事情。   工作是一個永遠解決不完的坑,任何事情都可能遇到,在這個社會裡打轉,要學會臨機應變。從以前進公司到任至現在,她發現自己想法改變很多,以前常會覺得,為公司打拼那麼努力,可是回收的報酬不如預期。   最近這陣子,她衡量過自己在職場上的地位,儘管被安排的角色可能很嘔,但是本身價值的重要性,並非由老闆給的職務位階來決定。   原來心態一轉,看事情的角度又不同了。   回看吉妮莎在想想自己,是不是有犯過他人同樣的錯。安潔琳把電腦翻起來邊想著,或許過了十幾年以後,這些曾經焦急的事情,又都會變成回想起來很好笑的事。   她記得國中有次期中考成績很爛,怕被會打人的老媽發現,整天心慌覺得世界末日快到了,每天翻開日曆看校外教學是何時……現在回想起來,當初在怎麼害怕也是熬過來,儘管長大後歷經的狀況不同,心情寫照可說是一樣。   改變的是,她不再煩躁慌亂了,懂得去思考解決方法,仔細回想,原來人的彈性可以這麼大。   登進ERP系統打單,安潔琳不再去多想海關的事務,反正時間一到自然貨代要給個結果。   今天該是愉快的日子,她可不想愁眉苦臉的迎接周末。      《完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