§*。Alfheim。*§

關於部落格
  • 646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ZERO《Ⅷ、愉快:Chapter 8-3》

  翔鵠從林巧麗口中知道這些事情,好奇之餘又問:「那他常上食堂嗎?」   「很常,不過都挑葉澤羽不在的時候,有時是我跟他會面,有時是我們葉大媽主廚,他也會向葉大媽請教。」   王仁衛和陳炯豪說雖然三個人常混在一塊,卻不知道白立平做過這些事,也不曉得他除了三餐之外,還會跑食堂,偶而只聽到他說想吃甜點,二話不說往食堂裡鑽。兩人也沒想太多,只覺得白立平是愛吃鬼。   「所以他也常跟葉大媽接觸?」   「是啊,他們倆那麼熟,怎麼不會接觸呢?」   「熟?」翔鵠對林巧麗這句話匪夷所思。   「啊,做菜做到熟悉的,沒有其他太特別的地方。」沒有很在意翔鵠問話,林巧麗就像之前對警方陳述時一樣。   「謝謝。」   翔鵠一溜煙兒跑去找葉若德。強壯的女子在料理她的事物,看見青髮男孩從食堂大門裡跑進來,面露疑惑的說:「打烊了,沒甜點啦。」   「嗨,葉大媽,我不是來要吃的,是想來請教些事情。」   「什麼?」   「有關白立平。」   翔鵠一個個問,慢慢蒐集蛛絲馬跡,並將它匯集成串。聽葉若德描述,白立平生前的確常來找她,趁葉澤羽不在的時候請教,大媽雖然叫他直接問澤羽,可是他堅持不要,還請葉若德幫他保密,不要讓澤羽知道他常來。   大媽雖覺得是幼稚小鬼們的事兒,但還是沒有向澤羽開口提過,有關白立平的任何事情。翔鵠還從大媽口中得知,立平剛出生就被丟在孤兒院門口,他有個叫作「阿爾瓦(Alva)」的法國名字,同時也擁有「白立平」這個中文名字。   「阿爾瓦是我的法國名字唷,或許我有法國血統呢。」   他曾向趴在茶色的間隔上頭,和正在洗碗的葉若德說。   「哦,那我叫你阿爾瓦行嗎?」   「哈哈,別這樣稱呼吧,但這是謝謝大媽教我煮飯的秘密喔!」   「說不定你長大賺了錢,就想去法國了吧?」   「對啊,我以後一定要去『故鄉』看看。」   爽朗的笑聲在食堂裡盤旋,儘管到他死掉之後,葉若德彷彿還看見張嘴呵呵笑的男孩。   翔鵠問完葉若德後,發覺線索仍然太少,於是又向陳炯豪和王仁衛詢問,白立平生前的習慣及狀況,以自己觀察來說,他只知道立平喜歡惡作劇,有時候會抓蟲嚇女孩子,有時候會捉弄澤羽,對自己又像個必恭必敬的小嘍囉,他說一就一,說二是二。   如果他有法國血統,那阿爾瓦應該有家族姓,因為中文以「白」字為姓。翔鵠左思右想,走到命案現場徘徊,希望能理出頭緒。   白立平生前有跟誰結仇嗎?他唯一想到的只有澤羽,喪禮上那個漠不關心的笑容,但又覺得他沒有能耐去殺人。澤羽有力氣把立平抬到電捲門旁夾死嗎?這個能列入考量,但犯案機率的可能性不高。   想半天,他最後覺得能在進行下去的,恐怕只有院長。翔鵠決定找個時間去院長室,他甚至把院長完整詳盡的調查一番,才與她碰面。 *   「以院長的個性,我記得她很保守。」澤羽說。   「所以只好來硬的。」   「咦?」   「手段就別提了。」   「說說看嘛?」   「我拍她的偷情照啊,那個犀利的女人有還餘韻猶存勒。」翔鵠想起一臉氣憤的院長,眼鏡被她誇張的動作差點弄掉。「我說只要告訴我白立平的事情,就把照片還給她。」   「天啊,你好壞,後來你還了嗎?」   「就說不要提了。反正東西給她啦,然後我就落跑哩,那之後我不是離開孤兒院了?」   澤羽點點頭。   「有個原因是為了躲院長,雖然早告訴她我打算離開孤兒院。」翔鵠打哈哈地說,彷彿沒發生任何事。   「那你問到什麼事了呢?」   「從葉大媽口中得知的事,和院長說的事有點出入。」翔鵠頓了頓,他的手雖然扶在後腦杓,態度卻嚴肅。「白立平是有人送來給院長收留的,對方是個叫安杜珊卓拉的女人,她塞很多錢給院長請她協助。」   安杜珊卓拉?又一個陌生的名字。澤羽心想。   葉若德命案後,澤羽曾花了一段時間重新調查暗髏會,他從法醫那知道葉若德被放血而死,行兇的時間推測是一年前,地板上的血跡已乾,所以這個案子的線索甚少,案情陷入膠著。   不過澤羽不肯放棄,查案精神讓他膽子大起來,在老屋子被封鎖之後,他找機會偷溜進屋內,獨自把大媽的房間裡裡外外的角落仔細檢查過,最終讓他有新的發現。   就在暗櫃被打開的更深處居然還有間暗房,他打開手電筒往裡頭走去,一盞已經熄火的燭燈、一張舊木製椅子及一堆灑在桌上,擺設凌亂的黑白相片。   澤羽的目光掃視相片,幾乎都是某對情侶的照片,他們的笑容充滿和諧光輝。   照片上面有潦草的字體,澤羽看不太懂,所以把照片搜刮進口袋,在暗房裡搜尋到確定沒逃過任何蛛絲馬跡才離開。   「院長說,那個安杜珊卓拉除了塞一大筆錢給她,每三個月還會匯高額領養費,所以院長還蠻注意白立平的,他死的時候她才勞心費神,壓事又想盡辦法處理他的後事,另一說她怕孤兒院關掉只是表面說辭。」   「聽起來那位匯錢的女子是富裕人家呢。」澤羽推敲道。   「不錯,你知道為何陳炯豪死心塌地,要替為白立平報仇嗎?王仁衛寧可當膽小鬼縮在牆壁,也想放棄這檔事。」   「為什麼?」   「因為白立平的身世,讓陳炯豪不敢動他呀。說起來那兩個死小鬼要我協助調查,居然沒告訴我這麼重要的事!我全都由院長那裡知道的!」翔鵠朝天空揮了一記。「至於白立平的身世,我晚點再告訴你吧,先休息一會兒。」   青髮伸個懶腰,從沙發上起來往洗手間走去。澤羽凝視他的身影,思考剛才的對話,他很疑惑翔鵠逼供院長的方式,雖說偷情照威脅像小鬼頭惡作劇,但以他認識院長的狀況來看,院長是個守口如瓶,也不會隨意將秘密脫口而出的女性,翔鵠可能又用了更激烈的手法。   想到這兒,澤羽不禁一股寒顫。   《續》   《返回目錄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