§*。Alfheim。*§

關於部落格
  • 646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ZERO《Ⅷ、愉快:Chapter 8-5》

 (1)12月7日   啊!沒想到最近居然開始懶惰了。可能是我有另一本記事本了,有時候寫寫食譜,反而把心情也寫在上頭。不過礙於是要給孩子看的,所以我還是回來寫這本。嗯,今天沒什麼特別的事,沒有事的時候記事一定是廢話或空白吶,不然我來說說最近的狀況。   蜜月期的時候,我和親愛的常有親密接觸,儘管蜜月之後次數減少,親愛的在累還是會陪我。親愛的好像很喜歡小孩,一直希望我的肚子能夠快點變大;我自己本身也想要孩子,每天也祈禱著上帝能快點給我健康的寶寶。 喔,對了!以前我家是道教的,嫁給約瑟夫後改信天主教。   我開始擔心自己是否為不孕症,儘管夜裡努力的翻雲覆雨,卻還是未見肚子有變大;這幾天親愛的比較少陪我,但他說為了補償我,特地從公司拿了幾瓶香水回來,果然我猜他的公司應該是賣化妝品的。   (1)12月31日   轉眼間要過新年了,沒想到我與親愛的結婚半週年,時間可真快吶。今天親愛的說要帶我去高級飯廳,其實是為了安慰我。幾天前我去看醫生,醫生說我是不容易生的體質,當下心真是涼了半截。   我想為親愛的生孩子,他是那麼的期望擁有下一代,我想為他生個健康的愛的結晶啊!飯廳裡的食物一如山珍海味,各色美食擺於桌前,還有琴師彈琴伴奏,多麼的浪漫。今晚親愛的說:「讓我們忘掉今年的煩惱,開心迎接新的一年吧!妳的菜越煮越好吃了。」   聽到我真是欣慰,再也沒有比這更令人愉快。   然後我想到家鄉的姊姊,也許華人過農曆新年時,我應該去拜訪她。   (2)3月6日   我最近常上教堂,聖母院是個很好禱告的場所,聖母莊嚴慈祥,那美麗的臉孔深深吸引我,她抱著聖子讓我想到自己。今年仍沒有懷孕,我虔誠地在聖母像前期盼,希望她能幫助我生個小孩。   截止目前為的記事都是生活瑣碎,翔鵠看看相片,不假思索道:「這對情侶應該是葉若梅跟約瑟夫?」   「我想是的。」澤羽望著照片裡笑臉盈盈的男女回答。   「嗯,那我們接著看嘍?」   「好。」   兩人又開始翻記事。   (2)7月8日   約瑟夫比以前還晚回家。之前工作再忙,他都會盡量趕在十點前,不過最近真的好晚。每天我要家僕教我新的菜色,目的就是為了等他回來吃,但他每次回來的時候,飯菜已經冷了……   我還沒告訴他好消息……   上帝、聖真的保佑我,我終於懷孕了,還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,不過我已經興奮地想告訴他。但是最近,他回來的時候很晚,我都已經睡了,早上的時候又見不著人……唉。   (2)9月15日   今天是我的生日,約瑟夫終於從繁忙的工作中撥出時間陪我!好高興呢,我把我懷孕的事情告訴他,他臉上果然浮現明顯的笑容,還不斷誇說我們愛的結晶一定能遺傳媽媽可愛的容顏,爸爸聰明的頭腦。   啊,這又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,乖寶寶,媽媽會呵護你/妳,希望快快生出來。我把這件事告訴姊姊,也終於得到她賀喜的祝福。   (2)12月30日   今年的新年,我沒辦法像之前到處亂跑,在家裡顧肚子。嗯……孕婦真的好辛苦,走起路來都覺得重重的,還是坐椅子好。今天沒什麼好窵的,就來個新年快樂的道賀吧!   (3)2月11日   隨著時光荏苒,我的肚子越來越大了,我也能感受到寶寶鼓臊的氣氛。約瑟夫偶而會摸摸我的肚子,好像在和寶寶聊天。他的笑容如陽光般燦爛,想好的名字呼之欲出。   我問:「所以你到底給孩子取叫什麼呢?」   他說:「我先給妳預告,我叫約瑟夫.懷特,孩子我打算取中文名字,懷特這個唸法在中文好像叫作白,對不對?」     我說:「是呀,只是取個名字,弄得這麼神秘兮兮?」   他又笑著說:「這是個秘密呀。」   親愛的好神秘,我只能跟著陪笑。   (3)5月9日   在我醒來之後,已經過了幾天。現在我才有力氣寫記事……當孕婦的那幾個月真不好受,很多事不能做,也不能常外出亂跑,總怕動了胎氣。孩子要出生的那天我幾乎疼到暈厥,我有感被抬上擔架送到不知名的醫院。   「產婦羊水破了!」   醫生的聲音在我耳邊繚繞,依稀清楚。孩子出生的時候,我聽見清楚的哭鬧聲,還有約瑟夫緊張詢問產婦及寶寶的聲音。   「恭喜懷特夫婦,是個健康的男寶寶喔!」護士用暖布把小嬰兒裏好,小心的交到我手上。   這一團白白胖胖的小肉球,就是我跟約瑟夫愛的生命結晶,我突然頗有感觸,忍不住落下淚來,輕輕撫摸手中的孩子,半哄著他入眠。   「辛苦了,瑪德琳。」約瑟夫走到我的床邊,輕輕握我的手,「他長得很漂亮喔,跟我想像的一模一樣。」   「謝謝你,親愛的。」我滿足地抓著老公的手,凝視懷中睡著的嬰兒。「他叫什麼名字呢,終於可以告訴我了吧?」   「當然。他叫澤羽,白澤羽,英文就叫Zewing.White。」   好奇妙的英文名字,不過是用澤羽直接翻過來的吧?我想,約瑟夫已經把寶寶抱起來,而且一直對他說:「澤羽,澤羽,你的名字就叫白澤羽唷,你遺傳了媽媽的外貌,一定也遺傳了爸爸的頭腦,我們的好孩子要快快長大唷。」 老公愛小孩我很高興,我再次嚐到幸福的滋味。   看著記事的一字一跡,澤羽瞪大雙眼,感受並不真實,為什麼同樣的名字換個姓,他就覺得很陌生,就像當初要在法國重新開始時,他改名為澤羽.巴德辛一樣不習慣。   「你還好嗎?」翔鵠問,看他表情不太對勁的樣子。   「嗯……」   「繼續嗎?」   「當然。」   瑪德琳的故事又被翻頁,澤羽吞了吞口水,好奇地往下繼續看。   《續》   《返回目錄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