§*。Alfheim。*§

關於部落格
  • 646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ZERO《Ⅸ、遺憾:Chapter 9-2》

  孩子的反應讓澤羽貶貶眼,走出電梯。「那,」他左顧右盼,「走這裡吧?」在電梯的附近找到一條,與三樓圖書室不同條的大樓梯。或許電梯讓薄荷點覺得很窄,他記得看過討厭電梯的人,不是有懼高症,就是有密室恐懼症。   「嗯嗯!」男孩點頭,小跑步到澤羽旁邊一起爬樓梯。「星星圖案在很遠的地方嗎?是不是離天空很近呢?」他邊踏著樓梯邊問。   「它可以很近,也可以也很遠。」   澤羽說,踏入另一個地方的三樓,映入眼簾的是佈滿星星的黑色天花板,高掛於空中的太陽系九大行星,它們有分別的軌道。   「它們都是星星。」   澤羽指著太陽系,淺顯地解釋。圖書館別有洞天,二樓的另一層居然有小天文台。   薄荷點以一種像發現新世界的表情盯著天花板的夜空,驚訝的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。   澤羽沒注意男孩的反應,他環顧四周,在九大行星後的天花板一處,找到深藍色佈滿星點的天空,三樓櫃台上有放些天文書籍。他翻閱那些書籍,總算找到有一本裡頭有畫星象圖。   「來這裡。」他向薄荷點揮手,打開有星象圖的那一面,指著九大行星後的天花板,那處佈滿星點的深藍色夜空。「連成圖案的星群們,」他指著夜空的連成線的星群,以比對書上的圖案,「它們統稱星座。」   他所指連成的星群有,后髮星座、北冕星座、烏鴉星座、鳳凰星座等等,「它們都有各自的故事。」神話故事讓人們容易想像,於是星群也活化。   「原來那個就叫做星座呀。」朝天花板望去,薄荷點找了紙筆,一個個想記下澤羽所說的星座們的名字,興奮的直望著澤羽:「想聽故事,大哥哥可以說故事給薄荷點聽嗎?」   澤羽微笑地答應,「那說個烏鴉星座的吧。」他本來想講北冕星座的淒美故事,不過北冕開頭比較血腥,所以暫時放棄。   他指著九大行星環繞的中心點,「太陽神阿波羅,與他的妻子可洛妮絲兩人很相愛,他甚至送了隻羽毛銀白、會說人話的烏鴉,給妻子作為禮物。但由於阿波羅工作很忙,所以烏鴉每天都會把妻子的狀況報給他知道,但是……」他頓了頓,開始比手劃腳,彷彿是個說書人。「某日烏鴉遲報,因此牠撒一個謊,說可洛妮絲喜歡上別人。」   「那阿波羅說了什麼呢?」薄荷點也看往星座,好奇聽到謊言的太陽神的反應、烏鴉說謊後的感覺。   「這個阿波羅非常的生氣。」澤羽雙手舉起,假裝自己是憤怒的太陽神。「聽信烏鴉,把妻子謫降人間。」為了不讓故事太過血腥,澤羽用『謫降』替代妻子被阿波羅殺掉。「但當祂知道烏鴉撒謊、自己誤會妻子時,傷心之餘氣地把烏鴉代表『純潔』的羽毛奪去;讓牠變成黑毛,最後將牠送上天空為了烏鴉星座,警惕人們不能說謊。」   「謫降人間?」眨眨眼,薄荷點對於新的字詞感到困惑。   「謫降人間的意思是,」他指著天空。「神住在天上,」然後指著自己,「我們住在地上。可洛妮絲從天上被送到地上,就再也無法與阿波羅相見了。」   「羽毛被拔掉的烏鴉,要告訴大家不能說謊,所以就在高高的天空上哇,那烏鴉是不是對自己說謊感到很傷心呢?烏鴉就是黑色的鳥兒對吧!」薄荷點說著連串的問題,一邊想著夜空的烏鴉星座,一邊思索那故事的內容。   嗯……說謊了。   「沒錯,牠就是黑色的烏鴉,雖然事後很後悔,但是已經餘事無補了。」澤羽補充道。   謊言也分很多種,無傷大雅的、善意的,只是依目前狀況,澤羽覺得解釋太複雜薄荷點會難以理解,所以盡可能用簡單的解釋代過。   「不能見面,這樣會好孤單呢……」薄荷點回想著故事,突然覺得很傷心。「所以不可以說謊,不過烏鴉在天空上,也遇到很多的星星伙伴吧!」   故事結局不見得都皆大歡喜,澤羽想到經歷的所有事情,不堪回首的過往,生離死別、喜怒哀樂,因此他能接受悲傷的結局,不過薄荷點和自己不同,他摸摸男孩的頭。「是啊,不要難過,烏鴉有其他星星朋友一起,阿波羅會振作的。」     「嗯嗯!」男孩笑笑地輕聲地回應。   「說起來,你的生日是幾月?」   「生日?薄荷點不知道呢!」   「我們也與星星相連著哦。」澤羽稍離又拿了另一本書走回薄荷點身邊,上面寫著十二星座。「像我是五月生。」微開的手掌順著邊緣翻起內頁,「就是金牛星座,」然後澤羽指著像牛的星象圖。「如果點點知道生日,也能找到相對應的星星圖案。」   「五月?夏天!這個是大哥哥的星星哇!」薄荷點好奇地跟著翻閱,仔細的看頁面上帶有顏色的圖片。「薄荷點不知道要問誰呢,生日很重要嗎?」   「不曉得也沒關係。這樣十二個星座都可能屬於你。」澤羽忘記怎麼會記得自己五月生,好像是從某本日記裡看見的。「到是看過這麼多,有特別喜歡哪個星座嗎?」扣除黃道十二宮,還包括他之前講的烏鴉、大熊、小熊等等星座。   「都很喜歡哇!每一個都很喜歡。」薄荷點伸出手指頭強調道。   「那有特別想再聽哪個故事嗎?」雖然ZERO沒有時間規則,但卻有早中晚的氣象輪調,帶薄荷點去花海的時候推測是下午時段,來到圖書館也閒晃很久。「我可以再說一個。」   在日落前。   「大哥哥選啦,好多很好奇選不出來。」薄荷點反問道,於是以期待的眼神盯著對方。   星座故事多半是悲壯淒美,但也有罕見的幸福結局,澤羽決定這次要說個較愉快的。「那就說個水瓶座的故事吧。」他把手指像示意九大行星的木星,最大顆有一小圈藍色光環的棕色球體。「全知的大神宙斯與天后赫拉所生的女兒,原本是被指派擔任眾神筵席中,招待與倒酒職務,但女兒後來嫁了,所以職務便空缺,大神很傷腦筋。」澤羽把目光轉向星象圖。「宙斯下凡尋找適合職務之人,當他一看到特洛伊的小王子甘尼美德,即非常喜歡,認為也沒有人比甘尼美德更適合為眾神倒酒。」   「那他因為要幫天上的神倒酒,所以就到天上了?」眨眨眼,薄荷點專心地聽著故事好奇問。   「說對了,宙斯化為天鷹將甘尼美德帶上天,並託夢向特洛伊國王說明。」澤羽向薄荷點描述得知兒子被帶上天為眾神倒酒的國王,仰望繁星閃耀的夜空時,見甘尼美德提著水瓶傾倒清水,才明白孩子已登天界。甘尼美德因勤奮工作深得宙斯喜愛,所以宙斯就讓他永保年輕,並將他倒酒所用的寶瓶裝滿智慧之水後送上天空,成為水瓶星座。而宙斯、對自己化為老鷹的姿態甚感滿意,因此將這個形象保留化為天鷹星座。」除了水瓶,還附加一個天鷹。   「哇啊,星星們的故事都好特別呢!」薄荷點開心的望著對方說。「今天真的學到了好多哇!」   「你喜歡的話,以後有機會可以再說其他的。」澤羽感覺兩人在圖書館待了很久,也差不多該回家去,今天和薄荷點晃一整個下午,難得想起的溫暖回憶繚繞在心頭,情緒也撫平了些。「你也能帶著你的哥哥們,去花海躺著數星星。」   「嗯嗯!薄荷點今天很開心呢!聽了好多故事,也看到星星的圖案了!」男孩開心地拿起小提籃。   澤羽起身把書本放歸回櫃台,走回薄荷點身邊詢問:「該回家了,不然你的哥哥們會擔心吧?」日已將落,取而代之的是夜幕。「要送你嗎?」   「薄荷點可以自己回家的哦!」一邊往樓梯的方向走去,一邊跟澤羽大說。「謝謝大哥哥的花圈!薄荷點想給大哥哥這個!」從小提籃拿出橡果遞給澤羽。   意料之外的事。「謝謝。」澤羽接過男孩給的橡果,將它收在袋子裡。   「那路上小心,再見了。」他朝著薄荷點揮揮手。   「大哥哥再見!」   薄荷點也揮揮手,提著籃子離開圖書館,澤羽目送小小的身影,突然想起和安東尼的約定,男孩的橡果給了靈感,讓他知道要做哪種動物模型給安東尼。   《續》   《返回目錄》   ◆原創角色:   葉澤羽   ◆角色交流:   2015.03.20 03:17PM 薄荷點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