§*。Alfheim。*§

關於部落格
  • 646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ZERO《Ⅸ、遺憾:Chapter 9-5》

  「你的『特地』通常別有意圖,以為我不知道?」   「喔,說得可真開門見山。」翔鵠開玩笑般的口氣停住,凝視院長眼鏡後細小的眼,看得出她相當在乎當年被挖瘡疤的痛。「我不想用以前的手段,只不過有些事必須釐清。」   「你小子也懂得反省啦?十年前那件事我現在還耿耿於懷,你知道委託人要求我守秘有多辛苦嗎?那時候警方一直認為我是殺人兇手!他們用奇怪的逼供方式想引導我自首……」   院長突然歇斯底理,彷彿找到發洩窗口滔滔不絕,淚滴在眼眶流轉,逐漸匯聚成小河,依附面頰滑落。   「而你,居然拿著我的偷情照片,威脅要拿給我女兒看!的確名義上我不應該偷情,可是我壓力大,丈夫又常在外頭,女兒還小她無法理解我的難言之處,所以我找男人安慰……」   「不要把偷情當成紓壓的藉口。」翔鵠皺眉,語氣卻不帶責備。「妳的遭遇我無法感受,但我能理解被能質疑的不舒服感,孤兒院之所以能撐到現在,真的要多虧您不辭辛勞,我對先前的事情向您道歉,但我的問題並非為我,而是為了立平跟澤羽。」   「澤羽?」   院長露出疑問地重覆一遍。   「對,白立平同父異母的弟弟,白澤羽。」   院長的眼睛睜得又大又圓,像兩顆葡萄。   「什麼?!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」   「請問妳和安杜珊卓拉小姐還有聯絡嗎?」   「沒有。」   「妳有她的聯絡方式嗎?」   「沒有,她都用公用電話聯絡我,而且總是她主動打給我。」   「電子郵件、傳真等都沒有嗎?」   「你知道那些要做什麼……。」   「我要找到安杜珊卓拉這人,難道她委託妳照顧立平,也是請人代託嗎?」   眉頭深鎖,院長無奈地閉上眼。「你說立平和澤羽,是同父異母的兄弟,那澤羽的親母是誰?」   「葉若梅,葉若德的妹妹。」翔鵠據實以報。   「不會吧?」院長捂住嘴唇,眉毛下揚。「你……能把你知道的事情全告訴我嗎,我現在腦筋一片混亂。」   「妳願意告訴我聯絡方式嗎?」   院長沉思一會,突然起身環顧四周,走到大門前將門鎖上,拉下窗戶布簾,示意翔鵠拉櫃子旁的椅子到自己的辦公桌前,將距離縮短。彷彿等會要討論的事情,是個足以撼動整個孤兒院的密會。   她接著坐回自己的椅子,神情鎮定地說:「安杜珊卓拉小姐的事情不能洩露,不然她會有危險,我只是以契約者的身分保護她,但我沒料到你知道的,比我想像的還多,恐怕許多細節我也不懂。」   「嗯,我可以把查到的事情全告訴妳,但妳得幫我找到這個人。」   「基本上如我所說,我沒有她的聯絡電話。」院長的手在櫃子裡摸索,她尋找已經保存好幾年的帳本和紙記的筆記。「不過說真的,當初懷特小姐如何找來這裡我不懂,但你們都知道孤兒院很需要經費,除了募集資金、做公益販售,實在賺不了什麼錢,所以我想懷特小姐給的資金,剛好能成為很大的補給來源,因此才接下養育立平這件事。」   「她有匯錢到妳的銀行帳戶,找的到是哪家銀行吧?」   女院長點點頭,把之前匯入大筆資金的存摺給翔鵠,另外加上一本簽字契約簿。翔鵠攤開存摺,看見日期在七、八年前左右,每個月內還真的有二十萬人民幣匯入,匯入的備註欄都寫著相同的小記:立平養育。   「有懷特小姐毎月的資助,那時我真不愁孤兒院生計,當作自己打工。」   合約內文寫著院長的名字黃考蘭,還有安杜珊卓拉.懷特的名字,並將兩方稱為甲乙。甲方為開出條件者,乙方為接受合約者,雙方談定雇用金額及薪水,維持時間原本是一年,如中途毀約則乙方需賠償養育費之外,還得付10%的賠償金,以彌補甲方養育上的損失,若養育期間發生意外,甲方得向乙方要求終止合約,並賠償20%的賠償金。   最後有署立雙方簽名,簽名欄位,留有甲、乙方的印章,還有地址。   「這是?」翔鵠指著地址。   「我曾去過,那是間空屋子。」院長說。「我原本以為她騙我,可是第一個月真的有錢進帳,後來每個月都有二十萬入帳,所以我信了。懷特小姐的確從沒露面過,來委託我的人應該也是被她指派的。立平出殯之後,那個月我最後一次領到錢,懷特小姐就已經音訊全無,時間大概在養育的第九個月。」   「立平多早前被送進來,澤羽當時幾歲,您這有資料能查嗎?」   院長左思右想,從後方大櫃裡拿出人事資料翻閱,找到白立平跟葉澤羽的,遞給翔鵠。書面上顯示白立平入孤兒院的時間,約在澤羽五歲左右,而澤羽只比他晚將近三個月,為他登記入院的是葉若德,白立平則是安杜珊卓拉。   「這些資料能給我嗎?」   院長面有難色。   「好吧,不然拷貝的?」   「基於保密原則,這本來是不行的,而且我不知道你為何介入。」院長把人事資料收回,「除了人事資料,其他的我能給你拷貝,但你千萬不能洩密,不然我們都會身陷危險。」   「當然,再麻煩妳拷貝了,多謝。」   猶豫一會,女院長走到影印機旁,把她決定給翔鵠的內文放進印台裡,然後按下複印鍵等待閃光過去,將熱騰騰的印紙從取紙器拿出來。   翔鵠再次答謝。「說起來,我這次回來孤兒院,除了來看看家鄉之外,另外還想來贊助。」   「贊助?」   「對啊,就像您之前說的,院內要經營一定也得有賺錢門路,至少要夠孤兒院的孩子們過活,」翔鵠翔鵠從衣袋掏出一張支票,還附帶折疊整齊的紙條交給院長,「我就以孤兒院孩子的身分回來,贊助院內五十萬人民幣吧。」   「?!」   院長用力呼吸一口氣,不可置信地凝視手裡的支票。   「那我想得到的情報已到手,至於該告訴您的事情,這張紙條會很清楚的讓您知道。」那是他之前為了彙整懷特家族的筆記。   「謝謝你……」女院長喜極而泣。   「不客氣,我們都曾是這裡的孩子,那麼再會囉。」   「真的很謝謝你,我送你離開吧?」   「不用啦,我是在妳公務繁忙時來打擾的。」   「我說真的,謝謝你的幫忙,孤兒院的孩子們都能得到溫飽。」   「那就好好利用囉!」   翔鵠與院長道別後,他轉身安然地走出辦公室,女院長望著他逐漸離去的背影,一次又一次地道謝。   《續》   《返回目錄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