§*。Alfheim。*§

關於部落格
  • 646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ZERO《Ⅸ、遺憾:Chapter 9-6》

  凝視托著咖啡和蛋糕的托盤,翔鵠好奇地詢問。「妳還在廚房裡工作嗎?」   「沒有,我現在調到行政部了,食堂另有請新廚。」林巧麗的目光轉向窗外不遠處的建築物,眼神透露憂然。「自從葉大媽不做廚師後,我就不當助手了,你應該不知道,曾凱楊有自己的夢想,所以離開孤兒院囉。」   「曾凱楊?」   「對啊,我的同事,我們和葉大媽共識很久了,話說前陣子澤羽也有來孤兒院呢,他向我詢問葉大媽住的地方。」   「是哦。」   翔鵠想起澤羽初來拜訪自己時,臉色帶著憂愁的模樣。他看著林巧麗一抹笑容可鞠,對方似乎還不知內情。   「妳有和葉大媽繼續保持聯絡嗎?」   「沒有耶,但聽你這麼一說,我改天真該去拜訪,不過她好像又搬家了,電話也不曉得有沒有換……我之前給澤羽的是舊電話。」   「又搬家的意思是?」   「噢,因為她說要回以前娘家的舊屋子居住。」林巧麗若有所思,翔鵠走到她的身旁,一起眺望遠景。「這裡可以看到山景,很美呢。」   「原來如此。」翔鵠鎮定地猶如往常。   俯瞰窗外會見到食堂,已經有幾年之久,屹立不搖,小孩們由老師領導,排隊等待自己的晚餐。   「有件事我蠻好奇的。」觀看景色,翔鵠率先開口。   「請說。」   「林小姐為何沒打算離開孤兒院?」   「我和院長都關心小孩,我想就這麼離開,院長也會很辛苦吧,雖然我之前都在食堂工作,可是待在這兒的年資也蠻久了,也無法說走就走。」   「所以妳才會掉到行政部?」   「對呀,你們有人領養之後,孤兒院又有新的小孩進來,每一年都有孩童被丟棄,說真的我很無力,既然無力撫養就不該亂生。」她的語氣透露怒意,觀望的眼神略帶慍火。   「嗯……」   「翔鵠,你要切記如果有交女朋友,千萬不能隨便把人家搞上床。」   「我看起來像那種人嗎?」   翔鵠蹙眉半開玩笑地說,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忙,除了澤羽這件案子,讀書考試樣樣來,早沒有閒暇去交什麼女朋友,何況早有私訂,根本不必費心,在澤羽的事情結尾後他另有打算。   「對不起,我不該那麼說。」林巧麗抹了把臉,把衣袖拉好,將精實的手臂遮起來,走到托盤前。   「難道以前有類似遭遇?」   「若說這就是我來孤兒院做事的動機,也很明顯對吧?」   無需太多言語,翔鵠只是點點頭,和林巧麗招呼道別後,離開孤兒院。與少年送別,林巧麗走向院長室,她提著托盤走進室內。   「謝謝。」女性摸了摸額頭,一臉疲累。   「您還好吧?」   「沒什麼。」   「那個孩子來做什麼呢?」林巧麗把加了糖的咖啡放到桌子旁,配上一塊乳酪蛋糕。   「問點以前的事情。」   「我能知道嗎?」   「沒啥大不了的。」   院長拿起叉子,往乳酪蛋糕切下去。煩惱許久她現在只覺得肚子很餓,濃密蛋糕的厚度引起食慾,不由得一塊接著一塊往嘴裡送入,然後大口把咖啡喝掉,擦擦嘴唇。   林巧麗看著院長的動作,也給自己切塊蛋糕。「我們找個時間去拜訪葉大媽,您覺得如何?」   重新提杯的院長差點把咖啡噴出來。   「您沒事吧,怎麼囉?」見院長反應很大,林巧麗嚇了一跳。   「不要緊,」女性拿出衛生紙把噴到的咖啡漬擦拭掉。「可以啦,我不過想等最近的事情都忙完了再決定吧,畢竟突然去打擾人家也不好,能的話妳先幫我打個電話安排?不過最好是在幾星期之後。」   眼見月底已近,院長必須處理帳務、發薪等人事工作,她還要找時間去將翔鵠給的支票兌現。翔鵠臨走時,雙方為繼續保持聯絡各自留下電話號碼。   「好的,我明白。」林巧麗拿起托盤離開辦公室。「晚餐我幫您拿來吧?」   「謝謝。」   對女性點點頭,講門被關上後,院長鬆口氣,她擔心自己的表情會露餡。就在翔鵠離開沒多久,她看完了對方留下的字條,知道葉若德可能已經遇害時,心臟跟呼吸幾乎快要停止,她不曉得該如何和林巧麗解釋,只好裝傻一天是一天。   仰頭看天花板,院長思考翔鵠整白氏家族的所有關連,氣嘆得更長。   「這真是個……大災難吶……」   她感覺頭昏腦脹。   《續》   《返回目錄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