§*。Alfheim。*§

關於部落格
  • 646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ZERO《Ⅸ、遺憾:Chapter 9-7》

  聽到對方提及自己的身世,安東尼感覺複雜的看去,交握著的手放在膝上,視線落在最上頭的姆指上。   「嗯, 想起了。」他想起了很多過去痛苦、難過及憤怒的事,充斥在他的腦海中,即使也曾想到快樂得事。「想起的越多,疑問也越多,待在這裡的日子好像越來越難過,『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』,澤羽也有這種感覺嗎?」   「嗯,而且難過的回憶還多餘喜悅。」澤羽雙手盤住自己,頭低若有所思。「我剛來到這時,曾經和這裡認識的朋友去和室泡茶,那時我們談論起許多ZERO的詭異之處。」他頭稍抬起來,視線凝望水池源源不絕的噴湧。「我們談到彼此記不得過去,當時我的乾姐姐曾說過一個假設,她說假如這裡是醫院設計的巨型空間,把遺忘過去的人都關起來,借由熟悉的事物一步步想起遺失的記憶,等到想起來,或許就能離開此地。」   他盤住自己的手放開,稍微坐正一些。「我想試著去相信這個理論,所以努力地找回記憶,也問過自己假如某天,我還原所有真相又如何?我似乎沒有能力去改變。可是又覺得,如果就這麼放掉過去,自己還剩下些什麼,我擁有的事物還是經由過去建構起來的,就算它可能是……」他稍微停頓,「一個令人痛苦的真相。」他想起回憶裡,教導自己要勇敢面對的朋友。 靜靜聽著對方所說的話,安東尼也因而陷入了沉思。   對方的假設他不是沒有想過,假使所有人都被放進同個實驗機構,身處看到都是假象。那也可能把某些不可思議的地方說通,像是不死、無人卻自行運作的城鎮。倘若真的如此,是不是只要達到一些條件,他們就能逃出這城鎮呢?   可惜沒有根據能證明事實如此,不然總會有些蛛絲馬跡被人找到。   「結果,我們誰都不曉得待在這的意義何在。」安東尼苦笑,也隨著對方看向水泉。「澤羽,我覺得把過去的一切想起來,找回多殘酷的真相也好,或許都不是最痛苦的事。你也會有吧?重要的人和事物。」   「是的,重要的人事物。」白髮點頭,想起死去的養父母,還有曾經一手拉拔他的大媽。眼底一抹渺小的淚。   「假如把一切遺失的記憶想起,卻發現無法回到過去的自己,也無法找回心愛的事物又會如何,要是永遠都無法回到熟悉的自己,那怎麼辦?」   「我有種感覺,離開這地方的鑰匙,就在每個人內心的某處。」他深呼吸換成把手放在身後。「尋找的過程必定不快樂。這感覺就像『選擇性失憶』,承受太大的打擊而負擔不了的時候,大腦就會發出指令讓當事者遺忘,對心裡嚴重打擊的事情。只是連帶的人事也可能會跟著被遺忘,但是物品與地點多半會有印象,所以還是能恢復失去的記憶。」   澤羽反覆思考繼續說:「我會這麼認為,是因為來到這城鎮的人不曉得自己為何身於此處,或許就是經歷最痛苦的事情選擇喪失記憶,要是能回想起來,或許能照著這個『當初怎麼來到這?』的方法回去。不過假使真像您所說,要是最後都知道一切卻無法回去,那時候再來想辦法會不會太遲呢?」   「遺忘……」安東尼重覆著這個詞。「如果真是如此,那現在把一切回想起來到底算不算是好事呢?」問的同時也在反問。於此想不出答案的事物真的太多。收起臉上的苦澀,露出讓人安心的微笑,對身旁人說:「不過我還是想嘗試。我有必須要回去的理由。」   「我覺得好壞因人而異,不過我跟安東尼先生一樣,覺得自己有必須要回去的理由,不過有件事又讓我有點猶豫。」他知道自己總是這樣,無論是想起回憶時,又或是現在,總在難以抉擇裡被迫抉擇;然後想要這個,又想要那個的貪婪之心就會浮出水面。「這裡仍有值得留戀的地方,有時候我在想找回過去時,是否還有機會再回來這裡?」   ZERO裡的和平,大概是他過去顯少未見的,偶而和朋友一點刺激的小冒險,既不危及生命,也不像過去忙於課業或事業奔波。   澤羽的話讓安東尼思考,原本未曾想過,一想,更發現答案讓人為難,「確實兩難。」闔上雙眼,更鮮明的是他絕對無法割捨的孩子。「如果一切能如願那該多好。」   澤羽點頭,重要的人們似乎已不再世上,幾乎沒執著,倘若一個人沒啥特別留念的,那無論身在哪處都無所謂。但是安東尼的神情雖有苦難言,卻明顯表現堅定意志,或許青年非回去不可的理由比自己還來得強大。   於是澤羽給自己結論。大概是還有什麼事情沒完成覺得遺憾,所以很才回去,噢,或許他還掛念在法國的朋友,還有曾經教導自己的朋友,以及許久不見的朋友。「即使無法兩全其美,想要回去的心情仍然不會消失。所以就努力嘗試任何方法吧,等到真的可以離開,再來煩惱後路。」   「我比較貪心呢,真是沒辦法。」世事總是不完美,跟預期中的相差很遠也不是奇事,可是安東尼仍然希望,那稀少的奇蹟,會有一天發生在他身上。「我當然會努力,不努力不行。」為尋找歸去之路。安東尼看看和藹溫柔的澤羽,臉上也添了幾分笑容。「跟澤羽聊過,不知為何感覺輕鬆了,真神奇。」   「不會啦,能讓你心情放鬆,我也覺得高興。」澤羽手接托在下巴前,思考兩全其美究竟有多少機率。「我曾看過的某本書,內文顯得不可思議,但是它說只要『相信』及『深切的渴望』,全宇宙無形間會凝聚一股力量來完成這個渴望,本來我覺得是瞎掰的,直到最近才覺得那樣的力量或許真的存在。」   「只要相信和渴望就會成真嗎?」如果是以前的安東尼,大概只會一笑置之。但現在的他有不同想法。「要是真的有這種力量,真希望它能傾聽一下我的願望呢。」   澤羽的手在唇邊停駐。「我想那大概就是不斷去想,去渴求,那股力量就會慢慢引導完成事情。我自己是這麼相信。」他的手不自覺摸著掛在胸前的寶石結飾,那是他先前為了透過寶石尋回記憶。   「那就試著看看吧。」安東尼呼出一口氣,心中的鬱悶沒有消散,卻稍稍減輕了。以他目前的狀態,大概也只有給出耐心,忍耐著,尋找想要的答案。   看回摸著胸前寶石的澤羽,安東尼微笑著,拍拍對方的頭說:「澤羽也要加油喔。」   「謝謝。」被安東尼拍頭反而讓澤羽不好意思,「如果我真有找到回去的方法,再來跟你說吧。」   「那就先謝謝你了。」看澤羽有點難為情,安東尼也笑著把手收回去。多了一個想回去的同伴,找到回家方法的機會會提高一點。「要是真有回去的方法,不曉得有多少人選擇回去?某些人會想留在這裡。」   「這機率性也蠻高的。」澤羽點點頭,十指交握放在肚子前,「回憶的過去若都不甚愉快,或許會留下來繼續生活,不過我好奇,在這的多數人回憶的過往都不太愉快嗎?」他回想自己在ZERO遇見的許多人,卻也無從去判別。   「這點就無法肯定了,畢竟有著不愉快的過去,不見得是什麼會樂於跟人分享的事。」安東尼掐了下鼻樑,資訊太多,他也有點混亂。在這個叫zero的城鎮中,謎團實在太多。「現在還是先等待記憶回復吧。」   「的確,我了解。」遙望遠處鐘塔的影子依循日昇而逐漸走偏軌道,澤羽覺得該是道別的時候了。「今天聊了這麼多,挺有收獲,」想起的事情越來越多,感覺回家的日子正逐漸走近,他站起身向青年道別:「我還有點事要去執行,該回去了,有緣再見嘍,安東尼先生。」   「嗯,今天遇到你真好。」安東尼對人點頭示意,卻沒有站起來的意思。雖然天色漸暗,但他仍想多坐一會兒,對準備離開的澤羽晃晃手說道:「希望下一次見面時,會有什麼新的頭緒,找到回家的方法吧。」   澤羽瞇起眼,給安東尼一個自然的笑容。「嗯,我想應該會有的。」他才正要開始去剖析新的秘密。「那我先告辭嘍,天暗了,你也別太晚回去哦。」澤羽揮揮手,和安東尼道別。   「有緣再會。」   對人揮手,結束這場偶遇,安東尼仰首看去天空,思考之後的路。   《續》   《返回目錄》   ◆原創角色:   葉澤羽   ◆角色交流:   2015.6.7 04:36PM 安東尼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