§*。Alfheim。*§
關於部落格
  • 647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8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ZERO《Ⅹ、自我:Chapter 10-1》

  領取文件之後,瑟赫拉先把電腦資料儲存關閉,她閉上眼稍微深呼吸,才翻閱起法醫的報告。映入眼簾的照片馬上令她感到噁心,屍塊有把死者的模樣拼出一個大概,只是時間都過數日難免有腐爛。   死者是名男性,中國人,年紀約二十歲左右的青年,從頭骨上的傷口判斷遭鈍器攻擊,死亡時間約為一周前,報案者是住在附近的女性。事發前一周都說無任何異樣,是從第四天開始聞到臭味,以為是有人在附近倒餿導致,因為五、六天開始實在太臭,忍不住尋找味道根源,就發現一顆已被打洞的頭顱滾出來,嚇得魂飛魄散。   瑟赫拉認真地觀看報告,法醫將拼好的屍塊從頭到尾檢驗過,並且用電腦擬態這位死者生前的模樣,除了頭部遭重擊外,他的脖子、手臂跟胸口都有刀傷,推估生前可能激烈掙扎,甚至還被驗出有毒品反應。   「如何?」卡楚特好奇地問,他是辦理兇殺案的老手,長官知道瑟赫拉剛接觸兇案,所以派了他支援協助。   「從犯罪現場找回來的線索,鑑識科處理得怎樣了?」   「我們一起去看看吧,有些已經處理完畢。」   瑟赫拉點頭,和卡楚特兩人走去鑑識科,他們穿過刑部的大門,推開鑑識科部的玻璃門,看見忙進忙出的同僚們,有的用電子儀器化驗其他案件送來的可疑線索,有的正在歸檔報告,手上的工作不曾停過。   其中一名去洗手間的女鑑識員艾妮夏,見到卡楚特和瑟赫拉便向他們打招呼,她是負責兩人提供犯罪線索的檢驗人員,綁著俐落馬尾戴副眼鏡。   「艾妮夏。」   「我知道你們要問什麼,」女性說,「跟我來。」      她向兩人招手,讓他們進入自己辦公的地方。間隔的辦公地點,灰白色的櫃子整齊一致擺放在研究桌下,艾妮夏坐回自己的位子,瑟赫拉從犯罪現場帶回的破舊簡報書、裝在袋子裡的酒瓶碎片、謎樣白粉末規矩地陳列在桌上。   「好了。」艾妮夏講究規矩,她將分析結果從建檔資料調出來。   「如何,那三樣有什麼新發現嗎?」瑟赫拉緊張地問。   「當然,」艾妮夏喝了口水,面帶微笑說,「我們發現簡報書是從國會圖書館借來的,上面還壓著借閱日期,另外你們帶來的碎酒瓶,很幸運有出售標籤,上面是標示應該是在一家叫Carson bar的酒吧裡販售的。」   「太好了,這下又有新的線索可尋,Carson bar裡的老闆我認識,我之前也常在那裡喝酒。」卡楚特面帶自信道,「最後的白色粉末呢?」   「是毒品,heroin(海洛因)。」艾妮夏聳聳肩說,「明明該是違禁品的東西,不知道被害者怎麼獲得的,上面除了被害者的指紋,另有其他人的指紋,目前還沒驗出是誰的指紋,需要更有利的比對。」   「對,被害者有被法醫驗出有毒品反應。」瑟赫拉略帶激動地補充,「說不定兇手用毒品控制他!」   「那麼,我們現在得去Carson bar問問有沒有人曾販酒給青少年。瑟赫拉,妳還行吧?」見到鐵青一張臉的同事,卡楚特關心問道:「十五分鐘後出發?」   「當然,我先去洗手間。」   將所有報告歸檔進辦公夾裡,瑟赫拉佯裝沒事走進廁所,一到馬桶旁卻開始嘔吐。胃裡翻滾的早餐全成為嘔吐物,黏稠的黃色液體伴隨未消化的物體全數進入馬桶,她抓起旁邊的衛生紙往嘴唇擦了又擦。   好噁心!蛆爬滿的頭腦,還有恐怖電影裡才看的到,滿是血漿的斷肢!那張死不瞑目的臉烙印在她腦海裡,光想就心生煩悶跟恐懼。她真沒辦法把握自己能順利完成案件,順間感到頭昏腦脹,身體不適的狀況下還得坐車勒!真是折磨。瑟赫拉甩甩頭,扭開洗臉台的水龍頭,把涼水全往臉上灑,灌一大口水漱洗,想辦法讓自己冷靜,然後又裝作若無其事的回到鑑識科辦公室前。   「我準備好了。」   她朝男同事揮揮手。   「瑟赫拉,第一次難免不適應,要加油哦。」艾妮夏鼓勵道,害女性只能尷尬微笑帶過。   「好的。」   「卡楚特在外面了,妳快去找他。」   「知道了。」   她搖搖頭,拿起配備往外走,原以為掩蓋的完美無瑕,但在老手眼裡,緊張感似乎表現相當明顯?她嘆口氣,走向卡楚特開車的地方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