§*。Alfheim。*§
關於部落格
  • 647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8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ZERO《Ⅹ、自我:Chapter 10-3》

  女僕上桌的第一道菜是生魚片,配鮮蝦、海蟄皮的涼扮料理,用清爽的生菜當作碟底,附有沾醬的哇沙米。葛列德迫不急待地用筷子夾起涼扮,小心沾醬往嘴裡送,他邊接過翔鵠的資料,並傾聽對方的描述,眼神不由得皺起眉來。   「如何,能幫嗎?」   「有關個資的事……這恐怕會影響到銀行信譽。」   「我必須找出安杜珊卓拉這個女人,從她匯帳過來的末五碼,她是在你們那家銀行開帳的,至於是哪個分行希望你能協助查清楚,不給我個資沒有關係,你只要告訴我她的聯絡方式。」   「但是……你又不是警察,為什麼要管這個呢?」   「重點是你能幫忙嗎?」不管葛列德的疑問,翔鵠希望聽見答案。   「是可以查,但如果跟養育契約上的一樣呢?」   「能幫我就行了,你只要把對方的聯絡方式給我就好,因為這資料有些久遠,我不曉得銀行如何處理歷史帳務。」   「如果這個小姐沒有撤掉戶頭,或許還查的到,總之看在朋友的面子上,我盡量協助吧。」   「那就麻煩你啦!」   翔鵠拍了拍葛列德,滿懷期待等消息。   前陣子,他帶著鮮花果物去見白立平,小小的墓碑孤伶伶地被移置在某個角落,心情些許複雜。他把花朵插在瓶子裡,水果奉在奉壇上,點一柱香作為禮節,雙手合十拜拜。   那瞬間他突然感覺到白立平,貶眼晃過空空如也。翔鵠閉眼默禱,儘管案件事隔已久,仍能期望水落石出,他告訴白立平澤羽的事,以及他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的事情,還有白氏整個家族的事。   翔鵠在墓碑前沉思,讓混亂的思緒釐清,那時候除了約談葛列德之外,他突然產生別的新想法。女僕接二連三送上料理,翔鵠有大半部份的時間,都在和葛列德敘舊。   *   步出圖書館後,瑟赫拉鬆口氣。順利完成任務,即使館長銳利的眼神還烙印在腦海裡。像是跟警察有深仇大恨似的,館長嗤之以鼻的態度令她不快,但礙於身分緣故,她必須小心翼翼,為了不讓警察儀態掃地,她儘可能保持冷靜應對。   不過是張死人證件,居然得大費周張與館長周旋,用尊重借閱者權利,館長不答應讓她拿走綠卡,只允許帶走副本,確實讓瑟赫拉感到憤怒。   反正有資料就行了,瑟赫拉心想。她拿起手機,按下號碼撥給卡楚特。   「辦得如何?」   「我知道死者是誰,一個叫強尼.陳的傢伙,我有他的綠卡副本。」   「非常好,妳在圖書館大門等我,十五分鐘見,我也剛從酒吧問完事。」   「等你。」   瑟赫拉簡潔地掛了手機,拿著副本搓自己的手,仔細凝視內文裡的照片,她還是覺得很像在哪處看過此人,寬大的臉頰,半香菇頭的渾圓髮型,一臉屁孩模樣的自信笑容,都讓她不自禁連想到兒時的惡夢,儘管來到美國後她已經很少跟中國人有所往來。   說到中國,瑟赫拉忖了忖,不由得懷念起以前與曾是兒時玩伴,相依相靠的男孩。兩人一直處得很不錯,雖然最後因為某件事,對方很該死的背叛自己,但他事後愧疚又哀傷的眼神,都曾軟化她想離開孤兒院的念頭。   不過,她終究選擇離去,寧願出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,也不想繼續待在孤兒院裡受害。拋下昔日的同伴,僅小的年紀在外討生活挺不容易,有時候當個乞丐,有時候餓著肚子,有一餐沒一餐的倒在某戶人家門口裡,才開啟了她戲劇性的一生。   幸好,她把自己弄得又臭又髒,這樣就沒人對她有非分之想。髒小孩、乞討兒曾是專屬她的代名詞,以為會悲慘的結束一生,很湊巧神明還沒遺棄她,上帝保佑。   「瑟赫拉!!」   警車開到女性面前,將她的思緒拉回。她先是愣了一會,才走到警車前說:「卡楚特,你來啦。」   「發呆喔?」   「哪有。」   「我叫妳三次了。」   「有嗎?」   「有啦,沒怎樣吧?」   「我好的很啊。」   「上車。」   瑟赫拉點點頭,她打開車門坐到副駕駛座,碰地一聲關上門,然後將安全帶繫在胸前,表示自己準備好時,卡楚特發動車子,兩人往警局的方向開去。   《續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